费德勒体坛+特约记者亦景报道巴塞尔夺得生涯第95冠,正式超越伦德尔位居史上第二位之后,费德勒随即宣布退出本周开打的巴黎大师赛,这样意味着费德勒争夺第六次年终第一只剩下理论可能。
虽然状态大好,虽然气势正盛,但36岁的费德勒明白自己的极限在哪里,他经历过太想得而不能得的惨痛教训,这一次纵然巴黎大师赛对他冲击年终第一再重要,他也是果断的选择了放弃。外界都在赞叹费天王宝刀不老,手感火热,赛季七冠无人能睥睨,但这份在巨大荣誉面前他勇敢选择放手的魄力,又何尝是一般人能学得来的?这里我们要提一下新生代的佼佼者蒂姆,奥地利小伙在美网之后的5场比赛里输了4场,全年几乎每周都在参赛,而且以此为乐。纵然年轻是资本,蒂姆在家乡赛事维也纳出局之后也开始展露出疲态,决定退出年末最后一项大师赛巴黎赛,但决定做出不到24小时蒂姆就反悔了,最后时刻又出现在了签表中。这种“出尔反尔”的行为和费德勒的决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蒂姆频繁参赛导致的结果就是很多站比赛效率不高,而且24岁的奥地利人身上的伤病也已经不少。
合理控制伤病,是费德勒职业生涯能如此绵长的第一秘诀,也是36岁的他还能保持如此竞争力的最大成功因素。诚然,巴黎大师赛的签表对费德勒十分有利,一路都是败给他无数次的“男仆”,只要费德勒想打,他完全可以打,也完全有机会赢,但就像费德勒曾经说过的那样——很可能下一站你们就再也无法看到我了。费德勒太熟悉自己的身体了,一个36岁的老兵的身体需要异常细致的呵护才能保持正常的运转。3天两场三盘大战,已经是费德勒透支的开始,如果他选择继续透支,那2016赛季的悲剧重演很可能成为现实。随着费德勒的退赛,2017巴黎大师赛前30位选手中退赛人数重新变回10位,其中30岁以上的老将占了7位,和费德勒比起来,其他6位纯粹是因为真有伤而退出并不是保护性退赛。不管是30岁以上的老将,还是蒂姆这样的年轻人,费德勒的参赛哲学都值得他们好好学习,毕竟比赛每周都有,但是健康却不可能时时在线。善待自己的身体,才能得到最好的回报。

因为正逢赛季末的伤病集中爆发期,巴黎大师赛作为一年里常规巡回赛的最后一站,自诞生起就存在着先天不足。尽管经常有多位选手需要为总决赛席位,甚至是年终第一而激烈厮杀,但仍然避免不了成为退赛重灾区的悲惨命运。

  对于这个话题,纳达尔的看法,还是一如既往地“死心眼儿”,他说:“要想在罗兰·加洛斯夺冠,并不要求你排名第四、第五或是第一,而是要求你有出色的发挥。”

今年的比赛,就有上赛季的年终前五穆雷、德约科维奇、拉奥尼奇、瓦林卡和锦织圭,因赛季报销早早宣布退赛,再加上伯蒂奇、克耶高斯、穆勒和弗格尼尼的退出,世界前30竟然有接近三分之一退赛!还有蒂姆,先说退赛又出现在签表中,但足以看出这位“参赛狂魔”的疲惫和挣扎。另外费德勒和纳达尔虽然出现在了签表中,但从他们此前的采访来看,不排除最后时刻退赛的可能。

  英超盘王 1

但对ATP来说,无论是出于保护球员和赛事的目的,还是避免出现2011年那样,球员集体抗议赛程太过密集的情况再发生,改变强制赛事的构成和全年赛程,都已经来到一个刻不容缓的节点上了。

英超盘王,  稍稍可以放心一些的是,罗马站首轮免赛的纳达尔将会得到几天的休息时间;而在罗马与法网之间,他也将得到一周的调整机会。自从马德里站从欧洲室内赛季搬家到红土赛季以来,纳达尔还从未能够单赛季在蒙特卡洛、巴塞罗那、马德里、罗马和法网打通关;未料,在31岁的年龄,打到半程已过仍然保持着这个希望,不得不说的确不可思议!

尽管巴黎已经习惯了这种缺兵少将的参赛阵容,但他们一直以来仍在努力试图改变这一现状,比如今年在更换了冠名赞助商后,他们提高了奖金,改变了场地颜色,甚至为每一位参赛的大牌选手专门制作了设计感十足的宣传照,其中就包括蒂姆,但依然未能根本上扭转这个历史遗留问题。所以ATP是时候对这种集中大范围的因伤退赛引起足够的警惕了。

  英超盘王 2

而在这已经退赛的10人中,有6人在30岁以上,尽管ATP的规则对31岁的球员参加大师赛有一站的豁免权,但这对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“高龄”球员显然还不够。另外还有两条“豁免条件”分别是:进入职业网坛12年以上,以及参赛数量超过600场,这三项每满足一个,就可以得到豁免少参加一项大师赛,三项都满足则全部不限制了。

  最近这一两周,纳达尔的球迷中已经有一些暗搓搓的呼声,希望纳达尔能够在马德里和罗马中退赛一站;不是不希望自家爱豆去争取更多的锦标,实在是纳达尔职业生涯几次伤病在球迷们心头投下太过深重的阴影。纳达尔马德里夺冠后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名记克里斯托弗·克拉里也发推提出疑问,“这个问题提得也许有理——纳达尔为什么要打罗马站呢?在31岁的年龄,为重大赛事蓄力的做法也许才更聪明。”这说,这不仅只是球迷间的担忧,同样也是国际一流媒体人士正在考虑的话题。

ATP赛制改革势在必行,费德勒参赛哲学值得伤兵效仿。ATP赛制改革势在必行,费德勒参赛哲学值得伤兵效仿。为了减少顶尖球员的伤病,也有人提议完全放开参赛限制,也就是不进行任何强制,但这可能又会对赛事造成伤害;可如果赛季过长,强制性赛事太多,导致今年这样的大面积伤病,不但对球员的身体是一种伤害,反过来对赛事本身何尝不是一种伤害。从休养生息战略里受益的费德勒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本周参加巴塞尔赛期间,他就建议:“我希望球员们可以在一年里的比赛和训练间隙多休息一下,而不是等到赛季结束时燃尽了所有的能量。”

  等等!问题是,纳达尔本周应该去争取这个罗马第八冠吗?还是应该静静地享受一次“罗马假日”,以便用满血复原的身体去冲击罗兰·加洛斯?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